福利!近期电影黑马《无名之辈》浙江新闻客户

2018-12-06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69)

  在国产片毫无生气的11月,突然出现了一部“神作”,荒诞喜剧电影《无名之辈》自从上映之初口碑一路走高,从开始的豆瓣评分8.0一天上涨到8.4分,创同档期上映电影评价新高,近日更实现上座率第一,场均人次第一。

  一座山水环绕的小城,一对抢了一兜手机模型的笨贼,一个想当协警的落魄保安,一个全身只有头能动的彪悍女子……在某一个貌似平常的日子里,不同人的生活突然被拧在了一起,绽放出让人动容的烟花。

  小成本喜剧片《无名之辈》以多线叙事聚焦一群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,在苦涩中流露出人性的温暖和生活的希望。该片导演饶晓志曾说,片中的人物可以无名,但不能没有尊严。

  2016年,饶晓志在飞机上听到这首用贵州方言演唱的民谣,一阵排山倒海的乡愁向他袭来。身为一个来自贵州的小镇青年,他好不容易一步步从县城走到省城再到首都,故乡一直是他努力挣脱的地方,但在那一刻,他想起了很多故乡的人和事,“就是你走在高铁或者火车车厢里看到的那些人。”于是,他找来编剧雷志龙,俩人决定写一部以故乡那些人为主角的剧本。

  “建立从无到有的人物是剧本写作中最困难的部分,因为一开始我只是有个情绪,但无法言传,而且我们没有原型,没有做调查采访,什么都没有。”饶晓志说,他和雷志龙开始在一起听歌,聊家乡、聊过去、聊经历过的事情。渐渐地,几个比较典型的人物开始浮现,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。

  起初饶晓志的“野心”没那么大,只想写几个典型人物构成的群像故事,包括协警马先勇、劫匪胡广生、房地产商高明等。人物之间是彼此独立的,没有联系。后来他觉得可以把几条人物线连在一起,故事时间设定在一天之内,于是就有了现在电影呈现出的多线叙事。

  影片全部采用西南官话对白,在富有生活气息的同时增添了不少喜感。这一设定,是饶晓志一开始就坚持的,“既然是乡愁的东西,就得用方言,更生动、更有美感。”

  “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人,再艰难的时候,都要迎难而上,即使无名,也要有尊严。”谈及片名及创作初衷,饶晓志曾如此告诉记者,“生活的幽默与荒诞处处都在,那种可能会带给我们无可奈何的东西,恰恰是有前面的狂欢,才有后面的深沉。”

  电影也是如此,在经历过前几年的疯狂之后,终于开始沉淀下来。《我不是药神》《无名之辈》等影片的成功也让人看到了“无名之辈”也能带来超高的票房,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,有着极好的口碑以及极为专业且不浮躁的制作。

  比起众多圈钱意图明显,纯属在市场上胡闹的华语片,《我不是药神》和《无名之辈》在编剧和表演上的扎实,让影片本身无太多可指摘之处。作为工业化产品,它们在制片成色上,是够格放到大银幕上供人欣赏的。

  从受众层面来说,近两年影迷群体的细化,和垂直类娱乐媒体信息的透明化,使得观众越来越有能力在影片上映前就根据演员阵容、幕后团队等判断一个项目的靠谱程度。流量明星早已不再等于票房价值,反而可能成为票房的拖累。这样的良性循环对于演员、观众还有电影市场,都是好事情。

  成功转型电影导演的韩寒也说,“好电影能拯救你的眼睛和心情,好导演、好演员就应该有更好的回报,希望大家狠狠买票,让这些优秀的电影人们名利双收吧。”

  本周六(24日)下午14:30,浙江新闻客户端邀请10位读者(每人2张票,共20个名额)在杭州博纳影城大悦城店免费观影《无名之辈》。

  参与方式:将链接发送至朋友圈,截图发送至“浙江日报有风来”微信公号后台,留下姓名、电话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