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圈 张檬:一年因整容上8次热搜 三线女演员的

2018-12-16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98)

  2018年关于她的11次热搜,多数与“整容”有关。那张脸的确令人印象深刻。昔日《苍穹之昂》中水灵、小巧的脸,如今在热搜图片里显得僵硬、膨胀,宛如一块发面馒头。

  她登上热搜,接受万民唾弃。工作机会也消失了。电视剧版《致青春》,原本定了她演女主角,订金都打过来了,临近开机,制片方在电话里告诉她,换人了。

  变脸的代价没有随着假体取出而结束。往日的照片无法消除,到处流传,至今仍被作为新闻传阅。如同经历过战争的人,取出子弹只是第一步,更大的工程在于灾后重建。

  一年没戏拍,接连上热搜都不是什么好事,2018年关于她的11次热搜,多数与“整容”有关。

  张檬调侃自己是整容阵营中的“常驻嘉宾”。那张脸的确令人印象深刻。昔日《苍穹之昂》中水灵、小巧的脸,如今在热搜图片里显得僵硬、膨胀,宛如一块发面馒头。

  这张脸每出现一次,就要接受一次群嘲,言语中带着对昔日事件的情绪。2015年,被指责为小三的张檬做了最坏的回应发白眼照,配文“呵呵”。以至于现在每每登上热搜,旧事都要被重新翻出来咀嚼一轮。

  从那时起,张檬的人生就开始下坠了没有片约。单看图片,那张脸的确不适合出现在荧屏上。她出钱买小说,亲自参与做剧本,投资方却隐晦地建议:“要不你就别演了,你就踏踏实实转幕后吧。”

  现在就要转幕后了吗?张檬很沮丧。没戏拍的这一年,她去看话剧、参加电影节,看着台上的人,心里很羡慕,“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一个角色站在舞台上?”

  张檬知道自己缺乏立得住的角色供人探讨,也没产生新话题、拥有新人设,只能接受他人不断旧事重提。

  人在变老,机能在衰退,她还没学会如何与皮囊相处。短短三四年,那张脸经历了入侵与抽离,再也无法恢复原貌。如同她的演艺生涯,卷入风波,尽力抽身,但风波过后的一地狼藉,等待她收拾、重建。

  张檬自认颜值巅峰是在《美人无泪》《古剑奇谭》阶段。那是一张楚楚可怜的脸,眼神无辜,气质寡淡,不美艳,但胜在干净。

  那张脸在2014年前后彻底变了样。像戴上一张毫不匹配的面具,昔日的清纯、机灵劲儿忽然被封印在皮囊下。

  据张檬说,她最初是为爱整容的。那时的男友喜欢动漫脸肉肉的,鼻子翘翘的。男友嫌她长得清汤寡水,她就去垫鼻子,给脸颊填充脂肪,以为自己从此就要“变美”了。

  2016年,顶着新脸的张檬在上海出席商业活动,视频截图被放上网。那是她第一次因整容上热搜,大家都说她长变了,两颊臃肿、表情崩坏。

  张檬的第一反应是:“完了,我要现在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脑袋,之前演的戏是不是都白拍了?”

  那时她虽忐忑,但还未感受到此事带来的压力。直到之后频频登上热搜,张檬才意识到,那两个字已如磁石般牢牢吸附在身,再也甩不掉了。

  假使有优秀的代表作,此类话题通常会沦为艺人光芒下的花边新闻,看客顶多哀叹或惋惜。可她不一样,“我工作上又不好”,整容就成了重要标签,并且被作为失败案例再三提起。

  张檬讨厌上热搜,因为上热搜准没好事。网上那些照片,她自己看了都嫌丑。评论现实又尖刻,“颜值断崖式下降”“残得令人心碎”。

  整容本是为了变美,张檬非但没有变美,还适得其反。她一时无法接受,拿着照片,跟镜子里的自己反复比对,心想:“我真的那么丑吗?”想不通,就跑去问身边朋友。别人未必说实话,只是隐晦地告诉她:“生活中看着还行,怎么照片拍得这么丑呢。”

  后来看了自己演的两部戏,张檬发现,那张脸确实不生动,就又跑去医院把脂肪抽出、假体拿掉。

  不过,变脸的代价没有随着假体取出而结束。往日的照片无法消除,到处流传,至今仍被作为新闻传阅。

  一提到要用她,导演和制片人面面相觑,说网上的照片太吓人,那样肯定用不了。类似的话,张檬听过无数次。主动约人家出来见面,对方看看她的脸,说:“也没有那么不堪。”想了想,最后也还是决定不用她。理由很多,档期不合适、推迟开机、演员搭配不协调。

  2015年,女星刘雨欣爆出张檬是“小三”,插足她的婚姻。张檬处理得非常糟糕,每一步都踩在雷上。她发白眼照,配文“呵呵”;在评论中激烈回应……看上去气焰十足。

  多数人倾向于认为她坏,她却觉得是自己蠢。恋爱关系中智商全无,对方说什么都对,主动为爱放弃一切。

  张檬说,她也是事件的受害者,事先并不知对方已婚。两人相亲认识,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。事情一出,她选择沉默,为爱的人沉默,以免被视为炒作,“我也很委屈,但是我又不能说话”。

  男友帮她卸载了微博,和她跑到北京周边的坝上草原待着,对她说:“这事过去就过去了。”

  她当时也这么想。娱乐圈每年那么多新闻,别人未必记得住她这桩。她计划今后好好拍戏,争取早日拿作品说事。

  张檬抖了抖身子,坐直,信誓旦旦地告诉《贵圈》记者,白眼照真不是她发的,是身边的工作人员所为。工作人员想表达的是,我不在乎,我没做过这种事。

  “但是跳脱出来,如果我是一个围观者,我也会觉得这女的太嚣张了吧,你还翻白眼。”张檬老老实实地说。她像个做错事的中学生,手抓住卫衣袖口,说到激动处,眼里噙着泪,仍努力保持冷静。

  但无论如何,承担一切后果的只能是她。毕竟,她是事件中心人物,是名人,用的还是她的微博账号。是她没能妥善处理,才给了别人越俎代庖的机会。

  打击接连到来。先是舆论,她登上热搜,接受万民唾弃。张檬知道,此后别人骂她整容,多少有这件事带来的余波。工作机会也消失了。电视剧版《致青春》,原本定了她演女主角,订金都打过来了,临近开机,制片方在电话里告诉她,换人了。

  接着是分手。那张为爱修饰过的脸并没能取悦对方。事情发酵一周后,她跟男友提出分手。他说,好。分手是她主动提出的,但还是被男友的干脆吓到。她突然觉得被利用了,怀疑“我是不是真正拥有过一段爱情?”

  她开始掉发、长白发、冒痘痘。吃不下东西,光喝水,一周瘦了七八斤。常常瞪着眼睛到天明。

  爱情、事业双双失守。再怎么委屈,她都是爱情关系中不光彩的一方,不好意思跟熟人倾诉。她在淘宝上找算命“大师”,聊了10分钟,120块钱。大师的说辞很耳熟:“会过去的。”

  “大家问我,你释怀了吗?你过去了吗?你看似好像是过去了,但是这个事件对人生造成了很大的重击。”张檬说。

  有段时间,张檬怀疑自己得了“被害妄想症”,怕黑,怕独处,必须将电视机和电灯都打开,必须抱着狗睡。2018年年初,她从网上买了很多民警提示贴纸,配上假监控,出差时贴在酒店房间门口。她害怕有人破门而入。

  她在梦里总是很忙碌。飞、来回上下跑楼梯,要么一直回微信这与她的真实生活截然相反。她有很多劲使不出去,只好在梦里使。

  张檬过去太顺风顺水了。小时候看《还珠格格》,没来由地相信自己将来会是演员。十多岁就出道,父母租房子陪着她,把她保护得很好。事情有利有弊,利在她没吃过什么苦,也没被名利场那套规则训诫过。坏处在于,遭逢打击时,她压根不知如何绝地逢生。

  2013年,张檬迎来演艺生涯巅峰。一年收到上百个片约,身边所有人都捧着她。张檬很自信,觉得自己非常优秀。

  华策筹拍《天龙八部》,张檬点名想演王语嫣,理由很简单,“我当时觉得自己可美了,谁不想演仙女,谁不想演王语嫣?”

  那是一种未经世事的莽撞,注定要为此付出代价。李若彤、刘亦菲的版本珠玉在前,张檬被吐槽“最丑王语嫣”。

  她很后悔。戏拍了4个月,成片中,她时胖时瘦,“对自己的身材管理太差了”。张檬现在回想,人生中难得碰上一次喜爱的角色,她竟没好好把握,飘了。

  她是在2016年意识到不能吃老本的,“不能是你以前曾经挺好的,就认为今后会一直好下去,根本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”。

  有那么两年,因为不喜欢“争奇斗艳”,张檬连红毯都不屑走。红毯浓缩了名利场的一切虚荣和浮华,化妆两小时,拍照一分钟。上了红毯,红与不红一目了然。红的,记者多问几个问题;不红的,主持人念个名字就过去了,第二天的娱乐新闻中连姓名都不会提及。

  张檬觉得很没劲:“我就想当个演员,我也不美,我在那拍照,我也没啥必要,没意思。”

  但现在,为了获得工作机会,她不得不积极在红毯上露脸。那么久没拍戏,圈里人都快不认识她了。尽管露脸的结果有时是,再次因为脸登上热搜。

  目前的工作至少有80%是张檬自己争取来的。过去,片约排着队等她挑,现在她必须亲自找上门。听上去落寞又残酷,她却说不,“我自己觉得快乐就够了”。

  综艺节目《跨界喜剧王》的首发嘉宾只有一个名额留给女艺人。张檬想要。没戏拍,至少试试能不能在其他领域有所突破。她知道大家好奇她那张脸,就去跟导演组的人见面,表达热爱舞台、想尝试喜剧的意愿。她这些年憋了很多话,两三个小时里几乎都是她在说。

  这还不够,还得给自己制造工作机会。她最近在一档旅游类节目中担任固定MC,创意是她提的,为此还与旅游平台一起开了家公司。

  看上去好像有了点起色,但依然没人找她演戏。新人一茬茬冒出来,旧人很快被取代。像她这种三四线演员在荧屏上消失得悄无声息,就像一滴水珠在空气中蒸发,少有人察觉。

  回想起来,很多事都让张檬后悔,整容、恋爱,是首当其中的两件。“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一定选择重新过不一样的这几年。”她言语恳切。

  脂肪、假体可以取出,但时光却无法倒流。事情发生就是发生了。如同经历过战争的人,取出子弹只是第一步,更大的工程在于灾后重建。

  这是糟糕的一年,张檬觉得自己还在继续下沉,不知何时才算真正的谷底。她期待谷底,因为那意味着“不会再坏了”。